首页 > 点评分享

我手写我心(以我手写我心)

以我手写我心

在阳光灿烂里沉睡

——我手写我心三部曲

[散文随笔]

流泪的天使

我是流泪的天使,在不属于自己的天底下流浪……

————题记

木房子•幼年

记忆的浪花拍打在心岸上,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,有种“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”的意蕴。

小时侯,最爱专心致志的数着床上五颜六色的玻璃糖,然后剥一颗塞在嘴里,体味那快要溢出来的甜蜜,母亲这时候总爱轻手轻脚的走到我身边,捏一下我的小鼻子,然后笑成一朵花,我撒娇地滚到母亲怀里,一起看父亲在幸福地一遍又一遍地擦他那永远如新的宝贝车,我们都知道。这车是我们家幸福的源泉,它在父母亲的呵护下,跑出了这甜蜜温馨的一幕幕。

流逝在花朵里的记忆/最易忘记/飘落的声音/怎么也抹不去!

黑房子•童年

人生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相隔天涯海角,而是你站在他身边呼唤,他却不能回答你!蓦然之间有种天崩地裂的痛袭遍全身,企图穿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彻底的冰凉,淡化了整个季节的余温。

我蹲在父亲冰凉的身旁,静静地,静静地没有言语,告诉自己:不要哭、不要哭,你是最坚强的,可是那在眼眶里等着的泪却那样不期然的滑下,一滴一滴,滴的人心醉。

6岁的我变得沉默,整天呆坐在床上咬着手指,或者就歪倒在被窝里沉沉睡去,亲戚们都摇头叹气地说:“这孩子……”

在梦里,我看到父亲在黑房子里痛苦地乱转,而他宝贝车早已属于他人,留下的只是回忆罢了,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努力的朝他微笑,我想,父亲是能够看到的,因为曾经我们是心灵相知的朋友、父女……

空房子•少年

雨丝斜斜密密地积在天空里中,光着脚丫踏着一洼一洼的积水漫无目的地飘荡着,也许,我的前生是无着无落的风絮吧。梦想不知放在哪儿去了,一转身,孤寂已躺在身旁。

母亲为了这个家,起早贪黑的给别人缝鞋,一朵朵茧花不知趣地长在母亲曾经光滑白嫩的手上,给人一种沧桑感,但嗷嗷待哺的三姐弟岂是母亲这双勤劳的手所能养活的,不得已母亲跟随着姑姑踏上南下打工的列车,我没有送母亲,只是孤独地缩在墙角紧咬着嘴唇,不让那最后的堤坎决堤,弟弟走回来,靠在我身边,轻轻的说:“你不知道,妈妈在上车的时候,没有看到你,心里多么的难过吗?”我怔怔的看着弟弟,再也忍不住,一转身,吐出满口的鲜血……

从此以后,8岁的我开始给自己做饭,给弟弟妹妹洗衣服,监督他们看书、做作业,小小的我,扛着这个大大的空空的家。寒冷的冬季,我和弟妹偎依在火炉旁,慢慢的,慢慢的,双眼迷茫了,再跳动的火苗中,我似乎又看到那五颜六色的玻璃糖,又看到父母亲的微笑!

黑暗已经在空中盘旋/该往哪我看不见/也许爱在梦的另一端/无活存活在其实的空间/想回到过去/试着让梦继续/流星飘然而逝/我想我会坚强/绽放在这寒冷的季节。

我是水,没有伤痕

大雨涝沱的日子,傻傻的伫立在雨中,对自己说:你是水,没有伤痕!

思维不断向着逆时针方向飞转。12岁,我上了初中。知道了伤心只不过是成长蜕壳时的痛,于是开始接受阳光的抚摸。

母亲回来了,因为想念我们,因为放心不下她生命的礼物,风尘仆仆的回到这个空空冷冷的家,我静静的看着她,挤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,忽然觉得挚爱的母亲似乎变得陌生。多少年了,已经学会了独自品尝孤立无助的滋味已经在幼小的心灵上结成痴……

里克尔说:“灵魂没有了庙宇,雨水就会滴在心上。”寂静的漆夜,蜷缩在床上,将薄薄的被子揉成一团,抱在胸前,任泪水一串一串的汹涌而下,不敢哭出声来。我怕一出声,那心灵深处最敏感最易痛的神经会崩溃,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母亲还是走了,饱含深情的看着孤零零的三姐弟,然后转身,决绝的走到另一个家,我明白,母亲还是爱我们的,爱着她的宝贝的。我试着去原谅母亲,但我的心底却分明涌见出满腔的恨与痛。

15岁,我上了高中。老师叫我到他的身边,对我说:“我是你爸爸生前的同学,朋友,现在他走了,你应该坚强,努力拼搏出你的人生,让你的爸爸感到欣慰。”我安静的点了点头,看着这个像父亲一样的老师,突然好想扑进他的怀里,叫一声久违了的“爸爸”。

与世无争,看庭前花开花谢;去意无留,看天空云卷云舒。时光就像这样缓缓的滑过指尖,无声无息,让人心碎。

在秋季落叶纷飞的日子,孤傲而落寞的走在寂寞的长街,“撑着油纸伞/独自/彷徨在悠长、悠长/又寂寞的雨巷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地/结着愁怨的姑娘”。就这样,邂逅了生命中第一个愿意用心呵护我的男孩,可是,独来独往习惯的女孩,对这份过早盛开的花朵,措手不及,我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淡淡的说”谢谢“。

许多日子以后,我们在来往的人群里伫立,一些隐约的记忆在风中破碎,夏天的夜晚的凉风,空气中潮湿的植物气息,满天寂静的星光,还有蔷薇花架下那个肩上落满白花瓣的男孩,我恍惚的伸出手去,却看到了手上温暖的泪水,一滴一滴的无声的打在我的手指上,我开始叫他“哥哥”,然后调皮的眨着眼睛,他笑着,捉住了一世红粉知己。

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”我庆幸我正确的对待了这份情,一切随缘吧,我不会忘记老师对我说的话的。

一如既往的拼搏着,却总已结着许多解开的结。黑色的六月,燃烧着激情,燃烧着毁灭。晕倒在考场,然后晕乎乎的醒过来,下课铃无情的响起,试卷上一片空白,正如我被抽了灵魂的躯体……

没有泪。依旧孤傲地走在小径上,身旁匆匆的掠过几个身影,撇着嘴角笑了笑,听到心坎上“咚”的声音,像上个世纪的残留的梦,母亲哀怨的看着我,我低下了头,不敢看她眼中的晶莹。

我想我错了,在这黑色的六月,天空无情的压下来,淹没了我小小的身体,可是我依旧的笑,笑的很凄艳,我知道我本是水,没有伤痕。

水晶心

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?

一 ————题记

风吹、叶飘、云起、心动,刻骨铭心的心痛与思绪,震颤在脑际,想哭又想笑。

一个人呆在宿舍里,听着耳机里流淌出来的淡淡的音乐,不知怎么的,有一丝异样的孤独袭上我的心头,感觉像被这世界遗忘了——在这阴阴冷冷的日子!

网友的电话,突兀的响起,回荡在空荡荡的宿舍,像极了终结者的咒语,接上电话,久久的说不出一个字来,他在那边急切的问我: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啊?”我只想凄凄的笑,然后说:“我今天之所以笑得如此的灿烂,那是因为曾经刻骨铭心的痛过。”真的,很多时候,我会试着忘记过去的缕缕伤痕,然后笑,可是又有谁知道我笑里的味道呢?

孤独,依旧还是那种感觉:心很痛,不是锥心般的,却是那种如同血液在逐渐被抽于生命在缓缓的流逝,而自己却像一个过客一样不理也不睬,甚至到麻木的凝视着这一切,像做梦一样,但分明是醒着的啊。

微风,也还是那种感觉,在冬季灰蒙蒙的天边游荡;夜很黑,并不是害怕,而是一种仿佛被夜的空旷、迷茫、无情嘲笑般的无可奈何。

马蹄声,孤独而忧郁的自远及近,我立住,凝视着它渐渐远去,于是,我明白:我不是归人,我是过客。

只有在安静的时刻,才会找回自己,任流淌的思绪深深的嵌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而我的心,慢慢的由鲜红变得肃穆,然后变得晶莹剔透。

思由风起,天空有些想下雨,我想哭,可泪水在心底等了一个世纪,硬是没有爬上眼眶,我坐在冰冷的键盘前敲击着冰冷的文字,想让飘荡的心找个避风的港湾。

人们都说:“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居然没有男朋友?”然后是不置可否的笑,我想冲上去,扁他们一顿,再骂“去你妈的!”但我不是这样的女孩,我只是文静、文静的像一个湾星星湖。

用尽力气,咬破嘴唇,我能尝到鲜血流进舌尖那种苦涩而又甜腥的血红红的味道,有一个很慎重的的决定:献血!可是又怕见到血液一滴一滴从身体抽出来时那种触目惊心的红。

找一片心的牧场/尽情的放逐你的理想/用歌声驱赶失落/用喜悦掩饰忧伤/纵然浪迹天涯/希望系在心头/海枯石烂/感觉不会流浪!

当魔王撒旦走向生存的末路时,不知道天使会不会流下悲伤的泪水,给予最诚挚的祝福?

我不是天使,因此我给不出答案。

也许我真的是一个不恋家的孩子,总是很潇洒的撇着嘴角说:“我不回家。”因为我知道我是没有家的孩子,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不是我的家,又都是我的家,我是没有父母的孩子,没有家的温馨与关怀,所以我选择逃避、选择自我安慰。

五指山的夜晚,泛白的灯交错而杂乱的闪烁着,走在这城市的边缘,影子被夜风拉得好长好长,像嘲笑我的失落和无情。

如果一滴雨水还挂在春天的腮上/平地而起的大风/就不该是今生的宿命!

到最后,才知道,魔王撒旦并不是需要天使的祝福,他有一颗水晶心,一览无余的窥视着整个世界……

走得很潇洒。

《我手写我心》

指用自己的手中笔,来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

在阳光灿烂里沉睡

——我手写我心三部曲

[散文随笔]

流泪的天使

我是流泪的天使,在不属于自己的天底下流浪……

————题记

木房子•幼年

记忆的浪花拍打在心岸上,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,有种“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”的意蕴。

小时侯,最爱专心致志的数着床上五颜六色的玻璃糖,然后剥一颗塞在嘴里,体味那快要溢出来的甜蜜,母亲这时候总爱轻手轻脚的走到我身边,捏一下我的小鼻子,然后笑成一朵花,我撒娇地滚到母亲怀里,一起看父亲在幸福地一遍又一遍地擦他那永远如新的宝贝车,我们都知道。这车是我们家幸福的源泉,它在父母亲的呵护下,跑出了这甜蜜温馨的一幕幕。

流逝在花朵里的记忆/最易忘记/飘落的声音/怎么也抹不去!

黑房子•童年

人生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相隔天涯海角,而是你站在他身边呼唤,他却不能回答你!蓦然之间有种天崩地裂的痛袭遍全身,企图穿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彻底的冰凉,淡化了整个季节的余温。

我蹲在父亲冰凉的身旁,静静地,静静地没有言语,告诉自己:不要哭、不要哭,你是最坚强的,可是那在眼眶里等着的泪却那样不期然的滑下,一滴一滴,滴的人心醉。

6岁的我变得沉默,整天呆坐在床上咬着手指,或者就歪倒在被窝里沉沉睡去,亲戚们都摇头叹气地说:“这孩子……”

在梦里,我看到父亲在黑房子里痛苦地乱转,而他宝贝车早已属于他人,留下的只是回忆罢了,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努力的朝他微笑,我想,父亲是能够看到的,因为曾经我们是心灵相知的朋友、父女……

空房子•少年

雨丝斜斜密密地积在天空里中,光着脚丫踏着一洼一洼的积水漫无目的地飘荡着,也许,我的前生是无着无落的风絮吧。梦想不知放在哪儿去了,一转身,孤寂已躺在身旁。

母亲为了这个家,起早贪黑的给别人缝鞋,一朵朵茧花不知趣地长在母亲曾经光滑白嫩的手上,给人一种沧桑感,但嗷嗷待哺的三姐弟岂是母亲这双勤劳的手所能养活的,不得已母亲跟随着姑姑踏上南下打工的列车,我没有送母亲,只是孤独地缩在墙角紧咬着嘴唇,不让那最后的堤坎决堤,弟弟走回来,靠在我身边,轻轻的说:“你不知道,妈妈在上车的时候,没有看到你,心里多么的难过吗?”我怔怔的看着弟弟,再也忍不住,一转身,吐出满口的鲜血……

从此以后,8岁的我开始给自己做饭,给弟弟妹妹洗衣服,监督他们看书、做作业,小小的我,扛着这个大大的空空的家。寒冷的冬季,我和弟妹偎依在火炉旁,慢慢的,慢慢的,双眼迷茫了,再跳动的火苗中,我似乎又看到那五颜六色的玻璃糖,又看到父母亲的微笑!

黑暗已经在空中盘旋/该往哪我看不见/也许爱在梦的另一端/无活存活在其实的空间/想回到过去/试着让梦继续/流星飘然而逝/我想我会坚强/绽放在这寒冷的季节。

我是水,没有伤痕

大雨涝沱的日子,傻傻的伫立在雨中,对自己说:你是水,没有伤痕!

思维不断向着逆时针方向飞转。12岁,我上了初中。知道了伤心只不过是成长蜕壳时的痛,于是开始接受阳光的抚摸。

母亲回来了,因为想念我们,因为放心不下她生命的礼物,风尘仆仆的回到这个空空冷冷的家,我静静的看着她,挤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,忽然觉得挚爱的母亲似乎变得陌生。多少年了,已经学会了独自品尝孤立无助的滋味已经在幼小的心灵上结成痴……

里克尔说:“灵魂没有了庙宇,雨水就会滴在心上。”寂静的漆夜,蜷缩在床上,将薄薄的被子揉成一团,抱在胸前,任泪水一串一串的汹涌而下,不敢哭出声来。我怕一出声,那心灵深处最敏感最易痛的神经会崩溃,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母亲还是走了,饱含深情的看着孤零零的三姐弟,然后转身,决绝的走到另一个家,我明白,母亲还是爱我们的,爱着她的宝贝的。我试着去原谅母亲,但我的心底却分明涌见出满腔的恨与痛。

15岁,我上了高中。老师叫我到他的身边,对我说:“我是你爸爸生前的同学,朋友,现在他走了,你应该坚强,努力拼搏出你的人生,让你的爸爸感到欣慰。”我安静的点了点头,看着这个像父亲一样的老师,突然好想扑进他的怀里,叫一声久违了的“爸爸”。

与世无争,看庭前花开花谢;去意无留,看天空云卷云舒。时光就像这样缓缓的滑过指尖,无声无息,让人心碎。

在秋季落叶纷飞的日子,孤傲而落寞的走在寂寞的长街,“撑着油纸伞/独自/彷徨在悠长、悠长/又寂寞的雨巷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地/结着愁怨的姑娘”。就这样,邂逅了生命中第一个愿意用心呵护我的男孩,可是,独来独往习惯的女孩,对这份过早盛开的花朵,措手不及,我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淡淡的说”谢谢“。

许多日子以后,我们在来往的人群里伫立,一些隐约的记忆在风中破碎,夏天的夜晚的凉风,空气中潮湿的植物气息,满天寂静的星光,还有蔷薇花架下那个肩上落满白花瓣的男孩,我恍惚的伸出手去,却看到了手上温暖的泪水,一滴一滴的无声的打在我的手指上,我开始叫他“哥哥”,然后调皮的眨着眼睛,他笑着,捉住了一世红粉知己。

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”我庆幸我正确的对待了这份情,一切随缘吧,我不会忘记老师对我说的话的。

一如既往的拼搏着,却总已结着许多解开的结。黑色的六月,燃烧着激情,燃烧着毁灭。晕倒在考场,然后晕乎乎的醒过来,下课铃无情的响起,试卷上一片空白,正如我被抽了灵魂的躯体……

没有泪。依旧孤傲地走在小径上,身旁匆匆的掠过几个身影,撇着嘴角笑了笑,听到心坎上“咚”的声音,像上个世纪的残留的梦,母亲哀怨的看着我,我低下了头,不敢看她眼中的晶莹。

我想我错了,在这黑色的六月,天空无情的压下来,淹没了我小小的身体,可是我依旧的笑,笑的很凄艳,我知道我本是水,没有伤痕。

水晶心

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?

一 ————题记

风吹、叶飘、云起、心动,刻骨铭心的心痛与思绪,震颤在脑际,想哭又想笑。

一个人呆在宿舍里,听着耳机里流淌出来的淡淡的音乐,不知怎么的,有一丝异样的孤独袭上我的心头,感觉像被这世界遗忘了——在这阴阴冷冷的日子!

网友的电话,突兀的响起,回荡在空荡荡的宿舍,像极了终结者的咒语,接上电话,久久的说不出一个字来,他在那边急切的问我: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啊?”我只想凄凄的笑,然后说:“我今天之所以笑得如此的灿烂,那是因为曾经刻骨铭心的痛过。”真的,很多时候,我会试着忘记过去的缕缕伤痕,然后笑,可是又有谁知道我笑里的味道呢?

孤独,依旧还是那种感觉:心很痛,不是锥心般的,却是那种如同血液在逐渐被抽于生命在缓缓的流逝,而自己却像一个过客一样不理也不睬,甚至到麻木的凝视着这一切,像做梦一样,但分明是醒着的啊。

微风,也还是那种感觉,在冬季灰蒙蒙的天边游荡;夜很黑,并不是害怕,而是一种仿佛被夜的空旷、迷茫、无情嘲笑般的无可奈何。

马蹄声,孤独而忧郁的自远及近,我立住,凝视着它渐渐远去,于是,我明白:我不是归人,我是过客。

只有在安静的时刻,才会找回自己,任流淌的思绪深深的嵌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而我的心,慢慢的由鲜红变得肃穆,然后变得晶莹剔透。

思由风起,天空有些想下雨,我想哭,可泪水在心底等了一个世纪,硬是没有爬上眼眶,我坐在冰冷的键盘前敲击着冰冷的文字,想让飘荡的心找个避风的港湾。

人们都说:“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居然没有男朋友?”然后是不置可否的笑,我想冲上去,扁他们一顿,再骂“去你妈的!”但我不是这样的女孩,我只是文静、文静的像一个湾星星湖。

用尽力气,咬破嘴唇,我能尝到鲜血流进舌尖那种苦涩而又甜腥的血红红的味道,有一个很慎重的的决定:献血!可是又怕见到血液一滴一滴从身体抽出来时那种触目惊心的红。

找一片心的牧场/尽情的放逐你的理想/用歌声驱赶失落/用喜悦掩饰忧伤/纵然浪迹天涯/希望系在心头/海枯石烂/感觉不会流浪!

当魔王撒旦走向生存的末路时,不知道天使会不会流下悲伤的泪水,给予最诚挚的祝福?

我不是天使,因此我给不出答案。

也许我真的是一个不恋家的孩子,总是很潇洒的撇着嘴角说:“我不回家。”因为我知道我是没有家的孩子,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不是我的家,又都是我的家,我是没有父母的孩子,没有家的温馨与关怀,所以我选择逃避、选择自我安慰。

五指山的夜晚,泛白的灯交错而杂乱的闪烁着,走在这城市的边缘,影子被夜风拉得好长好长,像嘲笑我的失落和无情。

如果一滴雨水还挂在春天的腮上/平地而起的大风/就不该是今生的宿命!

到最后,才知道,魔王撒旦并不是需要天使的祝福,他有一颗水晶心,一览无余的窥视着整个世界……

走得很潇洒。

我以我手写我心

”我以我手写我心,我以我心吐真情”这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,里面的一句话很好,就拿来和你分享吧:”人应该活的像液体一样,你的形状是由容器决定的,而不是你决定的,但是你的本质是谁都不能剥夺的.”

我手写我心彩笔绘生活什么意思?

意思是,我用自已双手

勤劳致富,靠我自已的

努力去创造美好的生活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发布者:实习编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eeyyoo.com.cn/dianping/171521.html

关注微信